钟南山:清明3天一直在工作 医生看的不是病而是病人


1月底至2月初,是武汉疫情最艰难的时段。邱琳玉告诉新京报记者,救护车出车率,达到每天16次至20次,接到的大多数都是新冠肺炎疑似病例。回想起那段经历,邱琳玉觉得心酸又想笑,“那时候心思都在抢救上。”

病人送不进医院,“心很累”

疫情延续了两个多月,岱山120站点,每天都在超负荷运作。临近四月,疫情逐渐缓解,接单量也在下降,“发热病人少了,我们开始陆续接其他病人的急救。”武汉人的生活将要回归正常,“4月8日要解封了,我好想回家看看孩子。”

发布会上有记者提问,离汉通道管控解除后,能否正常驾车离汉出省?

“当时前面的记者没穿防护服,我嗓门儿大,就冲他喊,没想到被拍了下来”,4月7日,邱琳玉笑着对新京报记者说。去年11月,武汉市第六医院骨科护士邱琳玉,被调派到岱山120急救站点。没多久,新冠肺炎疫情暴发,“我被拍下来,是运气好。说实话,在这场战‘疫’中,每个人都在尽最大的努力奔跑。”

救护车开到一家医院,还没进门,就被保安拦住,“不要往里开了,没有床位。”再开到红十字医院,邱琳玉去急诊室协调,看到了密密麻麻的病人,“你看这种情况怎么办……”,急诊室的人无奈地说。邱琳玉只好招呼救护车上的病人进来商量,病人看到满屋子的人,崩溃大哭,拉着邱琳玉往外冲,喊着:“我不想死。”

北京前门公交站台,海报画面主角是29岁的武汉护士邱琳玉。当时,邱琳玉接运患者时,奋力冲向急救车,这一瞬间恰好被抓拍。  受访者供图

邱琳玉最受不了的是大年初一那天,24小时接到了4例死亡病例,“我一直觉得,大年初一是个很吉利的日子,那天真的颠覆了我的认知。”这天,邱琳玉看到了死亡,也第一次感受到了疫情的残酷。

邱琳玉手持氧枕、救护箱奔跑。这张照片,被刊登上北京的公交站台。 受访者供图

天下着小雨,病人冲到马路上哭,“我也不知道怎么安慰,只能拉着她,怕她寻短见,心里真的好难受。”邱琳玉说。最终,经过协调,医院还是收治了这名患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