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下拍摄的法国"戴高乐"航母和"凯旋"核潜艇


该预警项目名为PREDICT (预测),于2005年H5N1禽流感爆发后启动,致力于从搜集到的10,000多只蝙蝠和2,000多只其他哺乳动物标本中寻找危险病毒。该项目一共发现了大约1200种可从野生动物传播到人类的病毒。洛杉矶时报指出,这项发现说明了“全球流行疾病的潜在信号”。该计划确认的病毒种类中,有160多种属于新型冠状病毒,高度类似于目前正在全球肆虐的新型冠状病毒。报道还指出,接受该项目培训的科研人员和实验室就包括识别出本次病毒的武汉病毒研究所。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称,克罗泽尔在信件中写道,“如果我们现在不采取行动,我们将无法妥善照顾我们最值得信赖的资产——舰员。”CNN援引一位美国国防官员上周五(3月27日)透露的消息称,“罗斯福”号上已有137名舰员新冠病毒测试呈阳性,“占美国军方确诊人数的10%以上”。但讽刺的是,美国军方却将解职决定归咎于克罗泽尔“糟糕的判断力”。

该项目的主要参与者,生态健康联盟主席彼得·达萨克说,去年九月PREDICT团队资金枯竭,无法继续野外研究工作,而数十名科学家和研究员也因此被解散。“我们不能放弃这样大规模,具有主动预见性的流行病预警计划,这是至关重要的,”达萨克说,这项计划本该对这次新冠肺炎疫情的防范起到作用,而去年的削减行动,“不论从哪个角度看都是短见的做法”。

法国华人华侨会主席提问,法国医院只收重症患者,轻症患者居家隔离期间如何治疗?

“如果大家在居家隔离期间想打电话给医生,但是没人接的时候,祖国的医生会理你。大家不要慌张,做好必要的防护。”张文宏说。

资金用尽科研团队遭遣散,专家称“短见”、疫情早有预料

看重私利而非生命,使得美国的决策部署始终无法对焦疫情防控本身。美国一些军政高层,以及自上而下弥散在这个决策体系中的官僚习气,是延误防控救治时机的罪魁祸首。

张文宏说,早前和德国对话的时候,当时他们也非常焦虑,同样要求轻症患者居家隔离,但他们现在的控制水平很好。因此,医疗环境比较好的区域,按道理病死率会比较低。

至此,美国国际开发署在本周批准了紧急资金,又重启了该计划。然而,至于重启几乎是否对当前的疫情能起到任何缓和作用,洛杉矶时报指出,“尚不清楚”。该报道还援引达萨克说,能够认得清楚病毒,明确打击目标的做法“属于常识,而我们却都躲起来等着疫苗的出现,用这样的方法来抗击危险的病毒是不好的全球战略。”4月4日18:00(巴黎时间4月4日12:00),中国驻法国大使馆邀请张文宏教授与在法华人华侨、留学生等进行在线交流,回答海外同胞们关心的疫情发展、个人防护等热点问题。

张文宏提到,居家隔离时遇到最大的问题是心理问题,“非常恐惧,感觉得了这个病和世界末日一样。”